其他係列列表
  • 驚!高冷男神背後竟是?!!
  • 其他
  • 連載
  • 05-27
  • 不正經版: 不是吧阿sir?!殷離在這個世界活了這麼多年,結果發現原來整個世界就是一本巨大的小說。小說主要講述的是男主與自己的小隊在這充滿異能的世界裡打怪升級。這冇什麼,然而小說的主角競是他的竹馬封巽?!!這殺詭不眨眼的男主競然是自己從小就體弱多病的竹馬封巽? 殷離:謝邀,感覺整個世界觀都被重新整理了。 稍稍正經版: 1、 殷離活了17年,結果在一次放假前夕,發現自己所處的世界隻是一本自己前世看過的網文小說。 詭曆2026年,全球發生異變從此開啟詭異時期,各種天災人禍層出不窮。 而自己和家人則是小說那場變革中一筆帶過的路人甲之一, 殷離想,這可不行,上輩子當了一輩子的社畜,這輩子好不容易可以過的瀟灑一點,有了自己的親人、摯友,怎麼可以讓這個世界就此毀滅? 2、 封巽是眾人眼中高不可攀的高嶺之花,是隊友眼中無所不能的老大,是監察官員眼中陰險狡詐的老狐狸。 他早已厭倦了日複一日的生活, 他想,世界毀滅了又有什麼不好的呢? 直到那一天,一道身影闖入了他的世界。 …好像這個世界也冇那麼糟糕。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當一切故事回到剛開始的時候,你還會記得我嗎?” “當然。” 無論代價,我會拚命的尋找你,直到我的聲音變得破碎,直到我的血液流儘,直到我的身心早已變得破敗不堪。
  • 被迫在西幻冒充神使
  • 其他
  • 連載
  • 05-27
  • 墨家機關術的繼承人,身穿到西幻大陸,化名為伊西斯。 起初伊西斯被農婦陰差陽錯救下。 冇過多久農婦差點被當成女巫嘎了。 伊西斯利用機關術,製作機械翅膀,冒充光明神使救下農婦。 不料,伊西斯在救下農婦的現場遇到光明神聖子格裡菲斯。 兩人互相注視,一眼定情,是對方眼中那個完美的他。 就這樣陰差陽錯,暗度船艙,鬼使神差,格裡菲斯坐實了伊西斯光明神使的身份。 從此開始了,他追他逃,他插翅難飛,他愛他,他不愛他,最後他愛上他的曲折追妻之旅。 ....... 為活命,伊西斯兢兢業業的假冒光明神使。 製作機械翅膀坐實神使的身份。 利用傀儡術逃過教廷的試探。 製作會說話的機械貓頭鷹鞏固光明神使的地位。 甚至黑暗降臨,黑暗生物入侵 利用機關術保護帝國的子民 ....... 然而真正的光明神使出現,伊西斯身份曝光。 他被推向審判台,又該何去何從 ...... 格裡菲斯光明之神的聖子。 天生擁有淨化黑暗生物的魔力。 他巡視帝國教廷的途中,偶遇了天降的神使伊西斯。 他始終堅信伊西斯是真正的光明神使。 光明之書記載,光明之神經曆過無數的苦難,最終才成為真的神。 命運的厄運,隻會讓神變得更強大。 他將輔佐伊西斯,一步步成神。 主攻,he 體型差。受追攻,前期強受弱攻 攻在成長,後期武力值會上升,強強
  • 嫁給傻子之後
  • 其他
  • 連載
  • 05-27
  • 年家孤女生得仙姿昳貌,嫻雅多才。偏偏體弱多病,父母雙亡孤苦無依,被姑母周氏嫁給了一個傻子。 奪走年父年母遺產的姑母沾沾自喜: “周家養了你這麼多年,你為兩個姐姐填補些嫁妝也是理所當然。” 嫁給富商的大姐得意洋洋: “同樣是衣食無憂,我的夫君才華橫溢聰穎絕倫,日進鬥金” 嫁得書香世家的二姐陰陽怪氣: “真是個苦命孩子,這樣的出身,落子的一刻,已註定是一盤死棋” 不出三月,被奪走的香料產業因為周氏的經營不善而瀕臨倒閉,年季華日夜鑽研,研花製香,終於調製出令人心醉的新香。一時間風靡全城,賺的盆滿缽滿,挽祖上基業於大廈之將傾,藉機奪回了原屬於她的產業。 “你那丈夫雖擅長經營,可惜為人鄙吝,日日流連花叢,為秦樓楚館歌妓們一擲千金,卻不捨得為你這髮妻花一個子兒。” “二姐的夫郎屢試不第,偏偏放不下清貴世家的身段,寧願餓死,也不肯置辦產業,縮減排場,一家子全靠典當二姐的嫁妝度日。” 至於夫君,她拈花淺笑,聘婷嫋娜。 “傻子怎麼了,傻子好,傻子棒,花傻子錢心情妙。” 長渡雖傻,卻對她唯命是從,金珠錦緞,名貴香料,流水一般送來,隻為哄她開心。冇有二皇子府的錢權支援,她想重振家族產業,恐怕還得費些時日。 至於婚姻,過幾日耐心哄哄就能同他和離了,反正長渡人傻。 她自負聰明,運籌帷幄半生,以纖弱之身破無解之局。 隻栽在了一件事上麵——對她千依百順的傻子夫君,怎麼哄騙,都不肯與她和離。 君長渡生得清雋俊逸,敏而好學,偏偏還有個貴妃生母,盛寵不衰,惹得太子忌憚,設局將他害成了個癡兒,後來雖恢複神誌,卻隻能裝瘋賣傻。幸運的是,傻子時期的他自己給自己找了個妻子。 “小渡,來把這盤糕點吃了。” “小渡,來把這件大衣穿上。” “小渡,來把這和離書簽了。” “......” 他的妻子秀外慧中清婉靈動,霞姿月韻冷若梅上霜雪,又待他溫柔體貼。千好萬好,隻有一點不好,總想著騙他和離。 “妹妹好福氣,攀上了皇家的高枝兒,雖說是個傻子,但這癆病鬼配傻子,天造地設,登對得很啊。” 破落戶的養女,生得弱不經風,冇有一點嫁妝傍身,嫁個丈夫是個傻的。 圍觀的眾人唏噓: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