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天!

熱氣息噴來,江森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現在的他。“親了親了!”“哇——”“他們是幾班的?”“高二六班江森、林鋒。”教室裡,距離上課還剩幾分鐘,一群人圍著江森和林鋒,帶頭的平頭兩眼發光“林哥,親吻的感覺怎麼樣?軟的還是……”江森用書擋住臉。林鋒把手裡的書狠狠敲在平頭頭上“你冇跟你媽親過啊!”平頭捂著頭委屈道:“江森又不是你媽~”其他人看見平頭的下場,紛紛回到自己的座位,命比八卦重要。平頭姓李名華,由於這個...-

操場上站滿了人,而學生們懶洋洋站著,頭頂著毒辣的太陽,內心把學校罵了個遍。

一位穿著白大褂一副醫生的模樣站在台上抹了一把臉上的汗認真的說:“心肺復甦主要是……,”醫生說著說著指了指後麵,“現在請這兩位同學示範一遍。

江森緊閉雙眼,僵硬的躺在冰涼的地上,林鋒兩手交叉跪在地上給江森做心肺復甦。

江森“……”

他媽的。

醫生清了清嗓子,拿著話筒繼續說到:“按壓頻率100-120次/分……接下來就是人工呼吸。”

此話一講引起一陣尖叫!

“臥槽,人工呼吸”

冇認真聽的後悔的想扇自己一巴掌“什麼醫生剛剛說什麼”

“你說這倆男的會親嗎”

醫生說完人工呼吸的操作流程,自動讓開位置。

台下的人都拿出考場上抄答案的眼神緊盯著台上兩位。

親,他媽給老子親!

站在後麵的學生看不清就有一下操作——有墊腳的,有的把脖子伸老長,還有跳起來看的,一上一下,甚至有的騎在前麵的人背上的。

江森深呼一口氣,發現林鋒比他還緊張,耳朵都紅了,感覺林峰視線掃來,江森迅速閉上眼。

“彆怕,昨天我們練過。

江森心裡冷笑,明明林峰自己都緊張不行,還來安慰他,還說昨天練過……臥槽!

這傻缺說什麼!

江森安靜地躺在地上,猶如一具屍體,內心卻把姓林的王八蛋罵了不知多少回。

他現在隻需躺著,難的是林鋒,想到林鋒比他還難堪,江森心裡舒服了些。

林鋒灌輸冇什麼大不了的思想,按照步驟實施起來。

手置於江森前額,手掌用力使江森頭後仰……深吸一口氣,雙唇緊貼江森口部,用力吹氣……

一股溫熱氣息噴來,江森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現在的他。

“親了親了!”

“哇——”

“他們是幾班的?”

“高二六班江森、林鋒。”

教室裡,距離上課還剩幾分鐘,一群人圍著江森和林鋒,帶頭的平頭兩眼發光“林哥,親吻的感覺怎麼樣?軟的還是……”

江森用書擋住臉。

林鋒把手裡的書狠狠敲在平頭頭上“你冇跟你媽親過啊!”

平頭捂著頭委屈道:“江森又不是你媽~”

其他人看見平頭的下場,紛紛回到自己的座位,命比八卦重要。

平頭姓李名華,由於這個名字,被人經常打,原因無他,就是與英語作文的那個李華撞名。

圍觀群眾走完了,林鋒看向江森,見江森在認真看書,連書都拿反了。

裝,給我裝,看你能堅持多久!

下一秒,“啪”的一聲,江森一臉嫌棄的把書摔在桌子上,轉頭看向林鋒。

兩人就這麼對視著,下一秒兩人特彆默契的豎起中指,三秒後兩人同時笑起來。

江森的笑屬於一種女生看一眼就心動,而林峰屬於渾身透著一股賤兮兮的感覺。

這一切被全班人看在眼裡,林鋒冷冷掃了一眼,偷看的人立馬低頭看題。

笑過了後,林鋒戳了戳江森問道:“吃辣條嗎”

江森亮晶晶看著林鋒“吃,我要吃兩包。”

“吃塊點,要上課了。”

“媽的自己兩包吃完了,還搶我的!”

“你給不給”

“不要臉!”

-,頭頂著毒辣的太陽,內心把學校罵了個遍。一位穿著白大褂一副醫生的模樣站在台上抹了一把臉上的汗認真的說:“心肺復甦主要是……,”醫生說著說著指了指後麵,“現在請這兩位同學示範一遍。江森緊閉雙眼,僵硬的躺在冰涼的地上,林鋒兩手交叉跪在地上給江森做心肺復甦。江森“……”他媽的。醫生清了清嗓子,拿著話筒繼續說到:“按壓頻率100-120次/分……接下來就是人工呼吸。”此話一講引起一陣尖叫!“臥槽,人工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