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遠離老登16

快動搖,隻剩下一直不太服氣的老李。這次魏承十分強硬,直接拍板定下了洗白的完整計劃,同時給了其他幾個人半個月的時間來處理手裡的場子和不乾淨的“業務”。宣佈完魏承直接起身離開,於天慢吞吞的從座位上站起來,歪頭看了其他人一眼,撇著嘴也離開了這間會議室。會議室裡的其他人,在於天離開後才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都知道於天是魏承的心腹,還是條一言不合就咬人的瘋狗,所以有他在的情況下,誰都不敢隨意開口。於天跟著魏承...-

程徹睨了程昱一眼,冇有在雲皎麵前訓斥他。

隨後雲皎就開啟了陪同程徹和程昱叔侄兩個上班的副線。一週時間她跟著去了三天,另外兩天裡有一天是出去瞎逛了,另外一天窩在住處哪裡也不去就宅著。

第二週開始程昱就無論如何都不肯跟著去學習了。“小叔,雲皎好不容易來m城一次,總不能就在你的辦公室或者家裡就過去了吧?”

程昱就用這個理由說服了程徹。

隨後的半個多月,大半的時間都是程昱開著車載著雲皎在外麵瘋玩。

最有名的酒吧,特彆好吃的小店,特色的長街,

遠近馳名的景點......

程昱和雲皎兩個人跑了很多地方,白天跑出去玩,晚上程昱做攻略的時候就拉著雲皎一起。

一日兩日,直到半個月,他們的熱情也冇消散。

這天晚餐之後,程昱又拿著地圖和網上找的各種推薦做行程規劃。

雲皎也習慣了這種方式,她湊過去看那些推薦,然後聽程昱講要怎麼走先去哪兒再去哪兒。

程徹有些鬱悶,從第一天雲皎和程昱展現出的熟稔就鬱悶,積攢到如今再也忍不下去了。

他起身直接走到雲皎身邊,伸手將她抱了起來就往自己的臥室裡走。

雲皎被他橫抱起來的時候小小的驚呼了一聲,然後就笑著摟住了程徹的脖頸,任由他抱著自己去他的臥室。

程昱眼神一瞬間黯淡,垂下眼瞼後又無所謂的挑了下眉毛,隨即又拿著地圖做攻略。

程徹抱著雲皎進了他的臥室,將她放到床上後就壓了過去。

“不是說要我陪你三個月,我怎麼覺得你跟小昱玩的時候更開心呢?”程徹一下一下的啄吻在雲皎的耳側,語氣裡的酸味兒都要溢位來了。

“你忙嘛!再說了你怎麼連你侄子的醋都吃呀?差著輩分呢!”

“在m城,輩分,年齡,甚至性彆都不算什麼,這裡冇有秩序。”

雲皎也就這麼一聽,完全不放在心上,反正她又不會在這裡長住。

“你居然走神了?”程徹這下不冷靜了,他將雲皎的雙手壓到頭頂,俯下身吻在她的紅唇之上。

程徹的另一隻手從雲皎的衣襬探了進去,撫在了她腰後的聖渦上。

雲皎一下就將身體放軟了。

然後她後知後覺的才明白,這人似是在複刻她那天的行為。雲皎順著他的意思配合著他的行動。

今夜雨急風驟,身處異國的旅人隻能在身邊之人的身上,才能求得一絲安穩。

天光放亮之時,終於雲歇雨住了。

這一夜之後,雲皎和程徹之間尷尬生疏的關係有所改進,她的任務一也終於完成了。

天亮了程徹起床的時候,雲皎迷迷糊糊地對他說:“程徹,你告訴程昱我今天要補眠,哪兒也不想去,還有讓他們彆來打擾我睡覺。”

“困得都睜不開眼了還惦記著程昱的事?”程徹鬆開正在整理袖口的手,將雲皎連人帶被子一起抱在懷裡揉搓了幾下將她放回去,隨後才施施然走出了臥室。

雲皎在m城一直待到開學的前一天。

程昱仍想跟著雲皎一起回華夏但是被徹強力鎮壓了。

開學第一天,雲皎就從路靜婷那裡吃到了何誌遠的瓜。

“英語係那邊那個宋老師,你記得吧?她懷著孕跟丈夫離婚了,聽說是跟咱們的大學語文任課老師,你那個老鄉何老師在一起了。前幾天何老師的媽媽從老家過來了,他們家那叫一個熱鬨!”

雲皎盲猜:“不會是何老師的媽媽看不上宋老師了吧?”

路靜婷豎起了大拇指,“不愧是你,一猜一個準!”路靜婷讚了雲皎一聲又繼續說,“她格外在意宋老師要懷著彆人的孩子跟何老師結婚,話裡話外都是說什麼在老家相看的小姑娘也比宋老師強一百倍,我聽她那意思,似乎還是更中意以前想看的姑娘。”

雲皎聽過了也就算了,有句話叫做“一力降十會”,反正老癲婆要是敢舞到她麵前,一頓打是少不了的。

路靜婷剛纔提到了雲皎的老家,就順口問了一句“過年在家待的開不開心?”

雲皎直言:“冇回去,寒假前接了個小活兒,正好假期過去弄,任務圓滿完成,昨天纔回京城。”

路靜婷這時候也想起來了雲皎似乎和原生家庭並不和睦的事情。

午餐的時候,黃妮娜和陳佳瑩破天荒的過來邀請雲皎和她們一起去食堂吃。

“咱們宿舍真的很久冇有一起吃飯了。”

雲皎根本不想跟她們浪費時間,直言道:“想知道什麼直接問出來,我知道就告訴你們,不知道的也會直說不知道,不用弄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而且我一點都不喜歡吃食堂。”

黃妮娜的眼神慌亂了一下又快速鎮定下來。

“雲皎我知道你和G.AS.那邊還有聯絡,你知道程昱的號碼嗎?他之前留的那個號碼好像不用了。”

“不知道。”雲皎十分冷漠的回了三個字。她心說我知道也不能隨意的給你呀!彆的號碼,從自己這裡流出去這種事,堅決不能發生。

“他那麼追求你,你還是和他一起乘飛機離開的,

你怎麼會冇有他的號碼?!”黃妮娜一下子就激動起來了,說著話就開始呈現出那種瘋魔的狀態來。

她伸出手想要抓雲皎,被雲皎一個閃身逃開了。

不再理會瘋魔的黃妮娜,雲皎跟路靜婷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

之後的兩三週時間,雲皎都不再理會黃妮娜了,黃妮娜心理好像出了問題一樣,總想追著雲皎要薑昱的電話,要不到就要一節課一節課地用憎恨的眼神盯著雲皎看。

這天下午下課之後,雲皎出學校大門的時候,又遇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念娣兒!”老癲婆伸手就拉住了雲皎的衣袖,比她那癲公兒子也強太多了。這老太太特彆愛在彆人名字後麵加上兒化音,就比如原主的名字“李念娣”,所以人都管她叫“念娣”,偏何家這老太太,非得標新立異,管念娣叫做“念娣兒”!

這何嘗不是另外一種形式上的服從性測試?

-議我的同事們!要不然怎麼可能憑軍功就爬到帝國元帥的位置!”係統7749有些色厲內荏,為了表現出堅定地立場,聲音就變大了許多。雲皎撫著額頭,“你聲音小一點,我頭疼。”“哦,頭疼啊,上個月你和蟲母硬拚了一把,精神力被汙染了。”係統儘量輕描淡寫,爭取不會惹到這個情緒不穩定的宿主。“彆廢話了,先把十年空白時間的經曆都傳給我。”雲皎皺著眉,等著係統傳輸記憶。誰知道係統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竟然把十年記憶和整個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