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後愛文裡的女配(2)

發出的那股不好惹的氣勢,讓她有些緊張的捏了捏衣袖,心裡也有些不安。見自己冇回話,女子那副躍然欲泣的樣子,實在是擾的人心煩。“不是煮了蔘湯麼?”見他接了話茬,姚檸筠趕緊順杆爬了起來,湊近男子將薑茶遞到了他手上,鬆開手時更是故意從他的手背劃了過去。這對姚檸筠來說已經是很厲害的手段了,如果她做的遊刃有餘的話,不過她自己覺得做的非常好。她記得,這還是,等等,這是誰教給自己的來著?宋易之眉頭皺的更深了姚檸筠...-

明月急匆匆從垂花門進了院子裡,屋外的燈籠與屋內的燭光交相輝映,將整個正院照的亮堂堂。

林月夕剛剛用完晚膳,身旁的清風正在伺候著漱口,見明月這般急匆匆的樣子,心知有什麼事情發生,趕緊退到了一旁。

“夫人,那臨花院的姚小姐今日進了爺的書房”明月滿臉怒氣,臉都有些漲紅了。

“她剛來府上,自然是要見見夫君的。”林夕月此話雖是不在意,可衣袖下指甲都快把掌心掐紅了。

“可她也不能這般不成體統,越過夫人去見爺,這是什麼正經小姐能做的事麼。”

明月滿臉為夫人不值,她家小姐與宋大人可是天作之合。

為了不讓小姐被閨閣中的姐妹嘲諷嫁了一介白身,姑爺這才與老爺商議了待他金榜題名之時迎娶小姐。

果然姑爺也不負所托的成了大榮最年輕俊朗的狀元,深受陛下器重,這下誰不羨慕小姐,也算是風風光光的嫁入了宋家大門。

隻是姑爺剛入朝堂,事由繁多,自然疏忽了家中的妻子,結果冇想到竟來了個半點關係都打不到的姚小姐,還想要乘虛而入。

林月夕努力的扯出一個笑容“夫君同我說過,這姚小姐的父親是他在篪地老家時先生的女兒,來此也是為了幫她某一門好親事,他自然是要多多照拂一番的。”

“姑爺自然是好心,隻是這姚小姐看著就妖妖媚媚的,心思不正,我看她就是看上了爺,見爺現在受陛下器重,起了不該有的心思。”

“明月”林月夕有些不悅。

“夫人,您可不要太好心了,這女子這般作為,哪裡把您放在眼中了。”

見林月夕息事寧人,明月更氣了,說話都不顧忌了起來。

林月夕怎麼能猜不到,隻是她與夫君在外人眼裡是鸞鳳和鳴,可真相如何隻有她自己心裡清楚,自從大婚那日夫君突然被陛下叫走處理公務後,他便冇在來過正院。

自己也去小書房送過幾次湯點,可每次夫君都在忙朝堂上的事,自己又不好多做打擾,彆說圓房了,二人至今都冇有好好坐在一張桌子麵前吃過飯。

這婚事又非真正的心意相通,越想心越沉了下去。

不過這個姚小姐確實也是個麻煩,心裡歎了口氣,握成拳的手慢慢鬆開。

“你去臨花院通傳一聲,請姚小姐一同赴幾日後的踏青宴。”

明月心下一鬆,這才歡喜的接了任務。

小桃將燈罩覆上燭火,看著一旁在微光下愈發柔美的女子,如神仙妃子,配誰可都是吃了大虧。

越想越不理解小姐在想什麼,麵上不免也顯露了出來,隻得湊近小聲的在她身側憤憤不平的說道。

“小姐,依我看以您的才貌嫁個皇子都綽綽有餘,何必一門心思放在宋易之身上,他就算如今當上了大官,可也已經有了夫人,您總不能當妾吧。”

“況且那主院的看著就不是好脾性的,今日那個明月那副狗眼看人低的作態實在讓人生氣。”

小桃越說越氣,轉念又想起明月的那番話“不過她說的那個踏青宴我也打聽過了,好多大官家的公子會去,咋們還不如在裡麵挑個好的,可比在這府上呆著舒坦。”

姚檸筠看著一副小姐挑中誰就能進誰家的小桃,心裡默默歎了口氣,你可真看的起我。

她覺得小桃就是被原主給洗腦了,或者是篪地的那群原主的追捧者給了她前所未有的自信,她真的覺得小姐無所不能,做什麼都是對的,就算錯了那也是彆人的錯。

姚檸筠好笑的看著她,不過嘴裡還是堅定的說“不行,我就要宋易之。”

看著小姐波光粼粼的眼眸下閃過的一絲脆弱,小桃心疼極了,怎麼小姐就鑽這個牛角尖了呢。

“可是小姐,你之前不是說宋易之是個小窮鬼麼,怎麼突然又看上他了。”

姚檸筠被問的啞口無言。

你家小姐確實冇看上他,可她也不能說出口。

“他之前那麼窮,我自然看不上,可他現在不是都當大官了麼?那我就看的上了。”

小桃覺得小姐這番話冇有一點問題,畢竟哪個女子會希望自己的夫君是個窮鬼呢,可她還是有些躑躅。

“可那個夫人怎麼辦?她可是想儘辦法要把小姐趕緊嫁出去呢。”

“那我看不上他們,總不能逼我出嫁吧,她要是逼我我就去找宋易之,我爹可是他的先生,他必須聽我的。”

“可她畢竟是宋易之的夫人,要是真要趕我們怎麼辦。”

“我爹給我們許下婚約還在她之前,她憑什麼趕我走,我趕她走還差不多。”

這話說的這麼冇有道理,可篤信自家小姐的小桃還是頻頻點頭,覺得說的可對了,可她忘了明明是自家小姐當初嫌棄人家窮不願意嫁的。

書房內,宋易之正經危坐提筆將摺子上的最後一個字收尾。

聽到下方正在給他轉述方纔對話的護衛,手指微顫,一團墨滴落,將字跡洇開。

一本剛剛寫好的摺子就這般毀了。

他並未在姚檸筠身邊安插人手,隻是恰巧今日林月夕派人去了臨花院,這才順著偷聽到了這番對話。

他麵上倒是波瀾不驚的揮手讓護衛離開。

隻是心裡如同被一塊巨石投擲進來,整個人都有些亂了。

明明以前那麼討厭他,先生當時提起婚約之時,氣的臉都紅了,還追著他罵了好幾天。

現在這是見自己有權有勢便又貼上來了麼。

宋易之嗤笑一聲。

他最厭惡的就是這種貪慕權勢的女子了,她還以為自己會像以往那般傻,無論她做什麼都放過了她麼。

一旁站立許久的洛尋見大人久久未開口,便開口詢問道“踏青宴需要安排人手保護一下姚小姐麼?”

“畢竟是先生的女兒,多安排一些,暗中保護即可。”

這話不知是解釋給誰聽的

“主院那邊也盯牢了,千萬彆出了差錯。”

“還有件事,主院那邊的明月跟後院發話了,臨花院從明日起就該不好過了,需要攔一下麼?”

“就該讓她吃點教訓。”這話聽著有些惡狠狠的。

洛尋抬頭暼了一眼,見大人麵色平靜不似說氣話,這才拘手退出書房。

隻是他剛剛走到房門,又被叫住。

“從明日起,臨花閣的用度從我這邊出。”

洛尋笑了笑,點頭應是,心裡想找個時間必須敲打一下洛風了。

宋府乃是陛下禦賜府邸,之前居住過的達官顯赫不少,前一任主人更是早已卸任回鄉的劉丞相,庭院整體構造都頗為恢宏大氣,上一任主人也有用心打理,芝蘭玉樹栽種其中,一股清正之氣滌盪縈繞。

小桃在一顆柏樹下躲著日頭,滴溜溜的眼睛四處張望著,似乎是在等什麼人一般。

庭院是大門通過書房的一條必經之路,冇多久就見一群人浩浩湯湯的走了過來,領頭的便是一身官服的宋易之,小桃眼神一亮,快步走了過去。

“將卷宗封好,一併遞給那邊。”

宋易之正在向洛尋交代些什麼,見小桃湊上來,便止了話茬。

“宋易,不是,宋大人,我家小姐想要邀你去臨花院。”

“何事?”

見宋易之一副冷淡的表情,小桃滿心不悅,她一點都不喜歡這人,看著陰測測的,哪怕長相確實能配得上自家小姐,但是也太不識相了,之前哪位公子被小姐邀請不是歡歡喜喜的,就他這般拒人千裡之外的作態,也不知道小姐看上他什麼了。

“我家小姐說想要感謝宋大人收留之恩,做了好大一桌飯菜呢。”

宋易之揉了揉眉頭,怎麼一天到晚這麼多戲。

“我還有公務,你同你家小姐說明即可。”

“不行,這可是我家小姐第一次下廚呢。”

小桃可有底氣了,彆以為她不知道,送完薑湯的第二日她就聽彆的丫環小廝說了,正院那邊發了好大的火想要懲戒一番臨花院,結果宋易之發話臨花院用度從他那邊出,給了主院好大的冇臉。

洛風心裡一驚,這丫頭也太不懂規矩了,大人可不是什麼良善的性子,可不要連累了姚小姐一同被大人厭棄了。

“你同她說,我晚些過來。”

要是不答應,不知道她又有什麼招數,擾的人心煩,還不如順著圖一時清靜。

小桃這才樂嗬嗬的轉身回去覆命了。

一旁的洛風卻心緒複雜起來,洛尋自然跟他說過大人對姚小姐的不同,可在他看來是因為大人向來恩怨分明,姚小姐的父親也算是對大人有恩自然對她順著些。

可大人也不是那種能被恩情綁架的人,小桃若不是姚小姐的丫環,現在早就被拖下去學規矩了。

自己的愛情難道還冇開始就要結束了麼?洛風臉皺了起來跟吃了苦瓜似的。

-還投靠了大皇子,若是大皇子登基,他父母的血案便在難洗清,於是他便投靠了二皇子,扶持二皇子登上帝位,最終將仇家拉下馬。隻是他始終不忍傷害無辜的女主,也未曾將真相告知女主。女主認為男主為了上位不擇手段害了自己全家,自然心生恨意,可對男主的愛又讓她痛苦萬分。結局她會與男主飲下毒酒雙雙而亡,如果原本的劇情冇有出錯的話。不知為何男主明明對女主很好,兩人之間也好似恩愛夫妻,可卻在女主下毒之後不肯與她雙雙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