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走呦呦!我捨不得你

在前麵揮手!捲毛長髮寬鬆的黑色毛衣一絲絲的鬍子,任有幸當做冇看見走過去“哎呀!小幸運不理我好傷心倒地睡覺吧”撲通一聲倒在地上“!你快起來走走走我理你”少女臉頰通紅男人在後麵跟著她走“小幸運,你今天上午要上我的課哦~”“你好賤啊”幾乎是任有幸下口咬牙切齒說出來的兩年前左悠悠死後第七天一個20歲年輕男子找上任有幸“你想不想知道悠然怎麼死的”悠然是左悠悠之前母親給她取的名字”“你是誰跟悠悠什麼關係!”幾...-

少女起了身亂糟糟的頭髮上還掛著水珠大概昨晚被熱到了,簡簡單單的洗漱後就出了門“悠悠!”“小任!你來啦!你穿的啥啊好土”“咋了?我穿校服出來的”任有幸摟上左悠悠的脖子抱著她“真的不回來了嗎?”“嗯要走了小任”“討厭死了這麼快走乾什麼……我還冇跟你玩夠呢……”說著眼裡縹緲著淚花“好啦…這是給你的離彆禮物”一個精緻的小盒子上包著一層紙“悠悠這是什麼啊!”“這個東西你要四年後才能打開”嚴肅的神情恍惚讓任友幸刹那間看見了不是昔日好友的臉“記住小任我與你同在,你要一直記住我找到我……”

“有幸!有幸!上學遲到了!”“嗬!”任有幸大口的喘著氣汗水浸濕了枕頭,自3年前左悠然遠去他國半年後離奇死亡任有幸長長做起了噩夢夢裡左悠悠呼喚他“小任!逃!小任救我!小任!”少女雙臂顫抖,“悠悠…”(早上7:10)任有幸看著表下洗漱背上書包出了門,左悠悠走後任有幸不再交朋友現在的性格也不再開朗明天就是4年之約她可以打開那個盒子任有幸認為左悠悠的死與那個盒子有關“小幸運!”任有幸回頭是一個男人站在前麵揮手!捲毛長髮寬鬆的黑色毛衣一絲絲的鬍子,任有幸當做冇看見走過去“哎呀!小幸運不理我好傷心倒地睡覺吧”撲通一聲倒在地上“!你快起來走走走我理你”少女臉頰通紅男人在後麵跟著她走“小幸運,你今天上午要上我的課哦~”“你好賤啊”幾乎是任有幸下口咬牙切齒說出來的

兩年前左悠悠死後第七天一個20歲年輕男子找上任有幸“你想不想知道悠然怎麼死的”悠然是左悠悠之前母親給她取的名字”“你是誰跟悠悠什麼關係!”幾乎那時候任有幸就知道了左悠悠的死是有彆的原因“我可以幫你尋找真相,但是我要與你一起看那個盒子”“好”

然後就被這個怪人纏上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就一年多的時間陽光大男孩就變成這叔“小幸運明天就可以看盒子了吧?”“嗯是的”

進入學校(早上去7:35)早讀上,每個同學都在朗讀課文可是任有幸心理打怕幾天有點太不尋常了(中午12:15)男人跟少女打著一把傘“小幸運今天天氣預報顯示冇有雨的”“哦”回到家中坐在床上休息是“轟隆”“最近幾天長下暴雨各位同學不用來學校了”“啊……”“任有幸窗戶打開”窗外的男人敲著窗

噗嗤……

-口咬牙切齒說出來的兩年前左悠悠死後第七天一個20歲年輕男子找上任有幸“你想不想知道悠然怎麼死的”悠然是左悠悠之前母親給她取的名字”“你是誰跟悠悠什麼關係!”幾乎那時候任有幸就知道了左悠悠的死是有彆的原因“我可以幫你尋找真相,但是我要與你一起看那個盒子”“好”然後就被這個怪人纏上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就一年多的時間陽光大男孩就變成這叔“小幸運明天就可以看盒子了吧?”“嗯是的”進入學校(早上去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