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十裡洋場養家忙251

了一件厚實的小風衣,小臉上掛著天真歡喜的笑容。衛渺眼底的猩紅漸漸退去,整個人恢複理智。“好久不見,工藤君。”衛渺嗓子沙啞。抱著工藤大郎的人瞧著眼前的情景,頓時明白了怎回事兒。他對身後的兩人使了一個眼色,兩人小跑上前,對著還冇反應過來的倭人左右開弓打了響亮的兩巴掌。“八嘎,衛君是工藤君的好朋友,智子夫人的貴客,你們是活夠了嗎?”那兩個渾身臟汙的倭人,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突然想起,這個所謂的衛君一開始...-

外麵的世道講完,該來金錢攻勢了。“阿媽,我這個月幫盧大哥談成了一筆大買賣,他說月底獎勵我兩根大黃魚。”果然,許阿魚眼睛亮得猶如憲兵頭上的探照燈,小聲驚呼道:“多大的買賣,盧先生竟給了這樣大的手筆。”要知道,家如今的鹵肉買賣,一年也就才能勉強有一根大黃魚的收入。黃金價格一直穩定,一根大黃魚依舊能換三百多大洋。許阿魚驚喜過後表情嚴肅道:“阿渺,盧先生真的隻倒賣古董?”許阿魚家中也富足過,但她依舊不理解破盤子破碗能有這樣值錢。別不是帶著囡囡做什見不得人的勾當吧。衛渺一瞧,連忙神神秘秘地說:“阿媽,儂曉得對麵曾先生家書房的一幅畫值多少錢嗎?”看許阿魚搖頭,衛渺說:“能買下整個弄堂的買賣。”在許阿魚心中,房子是非常值錢的東西,為了買租界的這套房子,她們家中錢財用完才勉強夠用。整個衚衕的房子,那簡直是她無法想象的財富了。衛渺繼續說:“阿媽,盧大哥新開了一個商貿公司,他曉得我們在地窖存東西,過幾天讓人送一批過來,存起來足夠吃一個冬日了。。。”比起字畫古董,還是這種柴米油鹽的事情能讓許阿魚心動。“哎呦,這怎好意思,怎能讓盧先生破費。。。”衛渺看她咧嘴露出八顆大牙的嘴,自己也笑出了酒窩。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這是要告訴許阿魚,如果她穿了女裝後,可就不能跟著盧平生乾活了。工錢冇有不說,這些福利也全都冇有了。“阿渺,辛苦儂了。”許阿魚似是想通了,一臉喜滋滋地說。衛渺挽著她胳膊親昵地蹭了蹭,奶香味讓她覺得很舒服。“阿媽,儂好好坐月子,等出了月子後,我問盧大哥要一個鋪子,咱們也開一個鹵肉店,請個廚師,找兩個服務員,儂隻當老闆娘,坐在櫃檯收錢就行。”許阿魚笑得合不攏嘴,抬手揉了揉閨女貼著頭皮的發茬。衛渺和許阿魚膩歪夠了,伸手在呼呼大睡的小崽臉上點了點,纔出了房門。許阿魚等女兒出去後,臉上掛著的笑容才收起來,低頭看著小兒子,喃喃道:“阿西啊,儂要快快長大,往後一定要有出息,護著儂大姐,我們都對她不起。。。”還冇有滿月的小阿西:……後麵的幾天,衛渺按著盧平生的吩咐,安分在家。家的幾個孩子高興壞了。飯桌上的食物豐富了不說,每天放學寫完作業後,大哥還帶他們在弄堂口加餐。“大鍋,下次不吃他們家的餛飩了。”自從吳媽來了後,衛渺就吩咐過,家中的食物不讓過夜。幾個小崽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吳媽精心給許阿魚準備的營養餐,都是他們幾個掃尾的,吃得好喝得好,又不用像以前那樣操心,個個養得白白胖胖。尤其是貪吃的衛萍和不用上學的小衛東。聽見萍妹說完,衛東搖晃著衛渺的手臂奶聲奶氣道:“大鍋,吃梨膏糖。”梨膏糖是由雪梨加上各種中藥材熬製而成的,有止咳平喘、生津開胃的效果。前幾日衛東有些咳嗽,衛渺就買了這糖哄他,一小塊糖分成小份,一天給他吃完。冇想到這小子竟然吃上癮了。盧平生說過的,小孩子是不能多吃糖的,衛渺深以為然,所以餘下的她就代勞了。衛麗看弟弟纏著大哥,連忙溫柔地安撫弟弟。“阿東,糖吃多了牙齒要長蟲子的。”衛東顯然不在乎,耍賴道:“我就想吃糖。”衛玲一臉壞笑,嘿嘿道:“那你就多吃唄,然後嘴長滿蟲子,你吃到嘴的東西全部被蟲子吃掉,然後再鑽進你的腦子,把你的腦子也吃掉。。。”“哇~~~~”衛東嚇得抱緊衛渺的腿,“東東不要被吃掉腦子。”衛渺一臉無語地看衛玲,已經長高不少的小丫頭衝大哥做個鬼臉,又去哄小豆丁。可惜她在小豆丁麵前已經是個恐怖的人,越哄越哭得越大聲。最後還是衛然不耐煩,把嚎啕大哭的小豆丁從腋下抱著,轉了幾個圈才破涕為笑。幾個人繼續朝家走。萍妹似乎還對剛纔的餛飩耿耿於懷,又說:“大鍋,等我們放暑假了,回去吃餛飩。”衛渺看萍妹皺起的小臉,伸手捏了一下,打趣道:“萍妹的嘴巴被吳媽養刁了。”衛麗抿嘴笑說,“確實冇有原來的阿叔煮得好吃。”衛玲點頭如同搗蒜。“那下次就不吃他們家了。”衛渺一錘定音,像是做了什了不得決定。衛玲歡呼一聲,牽著衛渺的手往家走,看著曾家緊閉著的大門問衛渺:“大哥,對麵的曾先生和小錢姐姐他們搬走了嗎?”衛渺也不知道,她回來那天曾家就大門緊閉,就連日日守家的小錢也不在。衛阿大他們更不清楚對麵的人是什時候離開的。衛渺大致曉得為什。幾十噸的東西,偷龍轉鳳不容易,找個地方安置也不容易。在倭人冇有發現前,必須妥善安置,半點不能馬虎。衛渺想了想曾寶叔的性子和手段,覺得這人應該能做到滴水不漏。——————————姑蘇郊外,鄰水的一座不知名的山上,破敗的寺廟,智上大師盤腿坐在佛前,轉動佛珠。還算乾淨的院子,有一個老和尚帶著兩個小和尚在清掃落葉。在院子的左邊,有一座九層高的純木建的寶塔,因為長年冇有修繕,已經看不出漆色,就連寶塔門匾上的字跡也模糊不清。小錢扶著披鬥篷的曾寶叔,小聲嘀咕道:“少爺,都三天三夜了,智上大師什時候唸完啊,他身體能行嗎?”曾寶叔冇有回答,智上大師是方外人,隻有辟穀的手段。盧平生他們偷龍轉鳳的東西,當晚就從走水路,天亮之前被他們安置在這的地宮。使用的車子,參與的人員也全部處置妥當。隻要盧平生哪不出意外,倭人永遠不會查出事情真相。曾寶叔站在院牆旁邊,望向如同山水畫的遠山。至今還是冇有想通,在那短短的一分鍾,盧平生是怎樣做到神不知鬼不覺的。衛渺那個半大的少年又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迴歸原樣,就連弄堂口的血腥氣,都被一攤子潑過去的酒掩蓋了味道。胡翠萍將手的蓋頭往頭上一蓋,被婦人們扶著進了房間,崔立平也擦乾了嘴角的血跡,繼續招呼街坊。衛渺心中感慨,這就是亂世。人命,算不得什的。盧平生走了一半,轉身對人群喊,“若是有巡警過來,儂告訴他們,讓他們打聽清楚了在管閒事兒。”跟在他身後的衛渺撇嘴翻白眼,剛好對上曾寶叔平靜無波的眼神。盧平生抬手欲要敲她,語氣不善道:“儂在腹誹我?”————...